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征途

勇往直前,让自己的漫漫征途少留遗憾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博客所有观点,仅代表个人观点,请勿传播!谢绝在现实场合中谈论本人的博客内容,真诚感谢!

网易考拉推荐

骑虎难下的国有企业  

2008-08-06 21:01:56|  分类: 社会百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近日,观看了两部关于太平洋建设集团的董事会主席严介和的视频。他的理论比较偏激,其中不乏较多不合时宜的言论,但其不少话语却道出了很多人想说而不敢说的大实话,点悟我们这些“观众”,并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共鸣。

严介和,出名主要是靠对国有企业进行0收购,并用BT模式“暴富”。作为教师出生的他,口才确实不凡,说话也很有条理。他其中的有段话的大意是:你们在报纸上,网络上看到的严介和报道都不是真实,都可能偏激的,只有在电视上看到的我和现实中看到的我,才是真实的。此话,在某个程度上,道出了很多明星的的心声,也道出了对媒体在评论人方面的自由度过高的无奈!此言简短,却很实在。对于我们人生对周边风言风语的态度,也是个很好的指导!

而对于节目中,他在回答某问题时谈到:除了涉及国家安全的项目和市场外,民营企业有资本和有能力去干的项目和市场,国家应该逐步退出,让出这部分市场;对于民营资本无力承受的项目,政府必须要挺身而出的去干。这思路,我认为本质并是要求国家推行“自由市场”,有资本主义社会的味道。在现今社会,也许会引起某个程度的批判。但是,此言却引起了我极大的共鸣。

国有企业,我认为目前的状况是:骑虎难下。严介和说,他当初“0收购”的企业,基本上都是亏损严重的企业,是地方政府的包袱,而他接管后,几年内就让它成为有效益有规模的企业。也许他说的有点夸张,但是,我绝对相信他说的这个情况。因为,在上世纪90年代,大批大批的国有企业都是濒临倒闭,厂内还有众多职工如寄生虫般生存着。这里,我想到了朱镕基这总理级人物,这几年,网络上出现了一些批判他的文章,而主要批判他的一点并是:他对国有企业的改革步伐过快,让大批员工下岗,引发了一系列社会矛盾。诚然,任何改革都会破坏一个平衡,但是,经过这么几年的深化改革,已经建立了一个更好的平衡。

我认为,当初朱镕基的改革,对于加入世贸是个非常好的前期准备。如果没有那几年的大刀阔斧,那国家只能投入大笔大笔的钱,给濒临倒闭的国有企业们,来与国外企业共舞!也许,最后企业战胜不了外国企业,把国家也拖下水。而对于社会矛盾的产生,我认为,这是现今可看到的矛盾,若不改革,更多的社会矛盾会显现。比如,现在民声反响最大的莫过于众多国家垄断企业,铁路,电力,石油石化,电信以及民航等,如果国家没有退出之前霸占的更多市场,也许现在民怨的还有更多!而人民对国家垄断企业,相比较认可的只有国家大笔投入的:公交公司!

对于建筑行业里的国有企业,据我所知,大部分企业搞建筑全然不计较生产成本,有时候为了完成业绩完全不顾效益和成本,依靠贴钱造楼来抢占市场,因为他们有国家做后盾,赔了也是国家的,可是完成的生产总值确实对于自己爬升的最好砝码!这对于整个国家的建筑市场,都会相当的负面,挤占民营企业的市场,扰乱整个行业秩序。而国有建筑企业,因为利润对自己的工资挂钩并不大,所以,在生产过程中,对于成本也几乎不控制,对于劳力方面也不节制。相比较而言,民营企业,赚的赔的都是自己的钱,都会不遗余力的去争创效益,企业负责人——老板也会非常努力的去工作维护自己的利益。

最后,我认为国有企业与私营企业,最主要的差别并是一个:责任制。国营企业的职工,缺乏一种责任制,除了老土的规章制度,对他们的自律基本靠自己的道德,及对国家的信仰。而大多人自身无法明确自己到底为谁在卖命(为国家,这话真的是太假了吧)。

严介和,现在也陷入了困境。但是,把一大批国有企业“打垮”,将一大批“寄生虫”赶出来让他们自食其力来真正发挥他们自身的才能,这就是他对中国经济改革最大的贡献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9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